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最近涂鸦  

2017-02-18 11:28:13|  分类: 分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雪落
 
六千岁的女巫与七八岁的孩童
同时相遇于一场白雪
在黄昏暗朦的光线里洒落的粉末啊
我有一颗热血奔流的心
长河落日般,新鲜而苍老
 
此刻我要忘记词语织就的漫天之网
像高脚蜘蛛凌空而越,燕子飞向梦之屋檐
听,每一颗灵魂都在诉说,星星缀满天宇
这絮叨从纪元前涌泉般汇聚而来,飞珠溅玉
我要拣出那些乐句,像是聆听雪落,风飞
叶子在林中,轻轻呼吸
 
我老了,甚至不止六千岁
今夜圆月出东方,而我更愿穿过这场雪
找找那个少年时
 
              2016年12月15日

 

 

 

无题
 
微风吹动茸茸细草
河岸的绸缎一直铺到天边
在这样的三月这样的云彩下
我们素衣白马,执辔慢行
从晚唐走到北宋,略过霜冬无数
只看春风怡人,处处绿柳红花
 
紫燕双飞,阡陌连阡陌
我们的前方是一片钢铁森林
背后是如巫如仙如懵懂少年的长长岁月
其实那样走着,一刻便已足够——
像蝴蝶展翼,浮萍覆水
如此之轻。
 
               2016年12月20日

 

 

 

山行
 
在翠岩寺
我放下铠甲和玻璃心
轻轻抹去登山鞋上一层薄泥
该来的都来过了
去的都是白云
背包里装填着四十年阳光与风雨
不如在这个午后晒一晒
 
院墙上巧笑的狐狸
摇曳她婆娑的第七十二世
那个轮回中她爱上了一位书生
在那一世,她宛转如春花
懂得了美
略过她随风浮动的姿影,便只见冬山寥阔
白石托起枯树,寺庙端坐如莲台
 
踏上石阶,山门默默开启
炉香缭绕上升
神佛在殿阁中各司其责
教化人民
那只狐狸在墙外轻笑,不得入内
经文咒语织成一幅巨网
罩向高处的山峦,低处的草茎
 
入此门中,万世如一世,如如不动
出此门来,山风浩荡
墙角暗笑的狐狸摆拍她的九尾
细看来不过是几片枯叶飞下瘦枝,再随风飞起
我背包里的炉烟梵语九尾白狐空空道人
都将飞升而去
只留下空山一座,几声笑语。
 
              2016年12月23日

 

 

 

短章
 
*
 
像一个来自内心的呼唤
在寂寥的世界有了回音
稀疏的枝条上,鸦雀飞去飞来
偶有果实掉落,或是沉入泥土
或是成为琥珀
 
**
 
在那个苏南小镇,石桥上
夕光金黄
一株枝叶繁茂的香樟树,镀满金光
那一刻,时光静止,成圣,
经过的情侣,也镀上了金色
 
***
 
大卫歌唱道:
像一棵树长在溪水边,开花,结果实
按着上帝安排的时间。
我也想那样摇曳,在水边,在时间里
看西风摘下我的叶子
再把春天写上每根枯枝
 
****
 
用不着的,闲置的,丢弃的
次要的
在这个冬日下午,三点半,阳光
慢慢西斜,从窗纱后
送来黄色的光线
仿佛无声地告诉我,不重要的事物
远远不止我所认为的
 
*****
 
拥有一只奥卡姆剃刀
保持它的锋利
不要做一个贪婪的人
要知道飞鸟如何行走
听听梦的声音
 
******
 
现世安稳,值得额手称庆
像一场炫目的跨年晚会,你只撷取
某些温柔的,沧桑的,注定消逝的声音
像古战场上,刀光剑影早已被黄沙吹散
唯狗尾草长命,看落日覆下余晖
暮鸦低飞,掠起道道弧线
 
             2017年1月2日

 

 

 

蜡梅
 
梅花又开一树
在何园
在浮生书店外
在平山堂的小径上
在南京,明城墙下那个灯光幽晦的夜晚
在晋朝
在波光潋滟的时间里
 
那清香微细而浩大
甚于一片月光
一种心碎而忧伤的
爱情
 
浮生若梦,梅花依然
夜露泠泠诉说
清寒的故事,如霜白,如雾起
雾散——
总是会有日出的
总是会有一树梅花
秀出黄金般的
诺言
 
                2017年1月8日

 

 

 

李商隐
 
那个黄土堆积的高原我还未曾去过
我知道那里三月有风,风过回塘
十一月,不知为谁的早梅,飘出香馨
那里白石细道分开枯草
道观里住着整整一个绮丽忧伤的晚唐
 
当二十一世纪以加速度急急赶来
那匹驽马依然趔趄慢行于荒郊野岭
夜色降下来,辔绳垂落,马尾轻扫地面
独行的人步履迟迟,走向中夜的墨池与滥觞
他不曾听闻夜的发丝,黎明粉红色的手指
 
但他有奢靡浩大的焦虑与隐忧
在式微的时代念诵《釆薇》与《七月》
星空的芒刺发着光,照向千水千山千座坟茔
这是静寂的哀思,厚积于斯
这是无辜的日月,长夜从未被唤醒
 
我想送他一轮明月,汉宫秋,钱塘潮,广陵散。
点一盏桐油灯于天空,把晨曦织成一幅
金色挂毯。为梅花,缀几朵轻云,悠悠飘转。
他的忧愁如此浓郁,我想为他送去维吉尔,
王阳明,和维特根斯坦……
 
              2017年1月12日

 

 

 

老山
 
翻越那么多山岭后我才明白——
在登山鞋与山石泥土之间
要悬着一颗谦卑的心
 
山下的风,高处的烟岚
无一不是奖赏与馈赠——
一朵蒲公英在山脚绽放金黄
一树蜡梅迎候于狮子岭
而我有十公里感喟和愉悦
要像野棘献出满枝浆果般
献出鲜红、饱满、累累的欢喜
 
错石,杂树,老藤,巨木
一一被阳光照亮,落下阴影
山上的自由主义与山下的井然秩序并行不悖
而蓝天的眸子里云淡风也清:
一座山安坐于斯,从未更改它的弧线
 
今夜灯下,我一再修改
想要抹去那些浅浅的足印
只留落叶满空山
被阳光晒暖。
 
               2017年1月16日

 

 

 

岁暮抒情
 
当你垂垂老矣,在墙根处
晒着冬日暖阳,忘却了故事情节
忘却了山间老农与狄奥根尼之区别
甚至不再记得读过的书,遇见的人
叶子在地上翻卷,枯黄,被风吹起
你有全然的接纳与优柔,再不否定
 
那一天,我希望你有阳光般的欢喜
从耄耋之年重拾童稚的欣悦与审美
那一天,我希望每一棵落叶树都在念诗
用光线与阴影变幻莫测的韵律与图形
待到夕阳西下,暮鸦低回而栖
我喜欢看你微闭双目,笑意轻微
 
生命是个礼物。我们会用每一天
来证明。
 
              2017年1月24日

 

 

 

元宵
 
窗外有一轮明晃晃的月亮
不用看,我也知道那银色的辉光中
有一抹柔暖的晕黄
落进素心人的心
便会溅起五弦琴上清声
荡漾如春水
 
围坐的亲朋,笑语不绝
举起波尔多红酒相互致意
我却想着那一个清寒月夜
柴门狗吠,小雪初晴后
远行人山居、步行、驭一匹老马归来
蜡梅还在开花,春梅已绽
柳枝拂出几片牙黄的新叶
 
请为他读一首《早梅》或《锦瑟》
用长安城流行的古韵与方言
请为千座山峦无数惆怅人撒一把月光
落在心上成诗,写到纸上
成谜
 
窗外有一轮明晃晃的月亮
圆润,喜庆,饱满
在无涯里,默默照影
看倏忽而逝的众生
总把片刻,刻成了永恒
 
              2017年2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