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游记三章,在乌镇,在月河,在西塘  

2016-06-20 18:34:31|  分类: 分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乌镇

 

在乌镇,竹篙与石板

代表故事的两极——

弹性的,是民俗,是人情,是流水

坚硬的,是犟脾气,是认死理,是伤痕文学中

磨不去的那道疤,那痛觉记忆

 

人头簇簇,塞满河沿。染坊里,蓝布垂挂

高过院墙,高过藤萝,高过风。

王家卫电影里花样年华的女子,着旗袍,腰肢婀娜

回眸一笑却微蹙双眉,笑成一个张爱玲——

不,我爱染坊,非关其他,我只爱粗拙的蓝花布

与穿行的风。

 

喝一杯米酒,或是尝一尝酒酿——

若不喜那味道,也对只只空酒坛无感

不如立于招摇的酒旗下

看形式主义如何嫁接于现代小镇经济

并泡出微酸与微甜

让腻的人腻,爱的人大快朵颐

 

走马观花,从门板紧闭的木心故居

到庭院深深的茅盾纪念馆

古镇用灰白墙与道道门楣,说着另外的语言

或许撇去众多商贩与店面的浮影

晴耕雨读才是旧时光里,最明媚的斜晖

 

走啊,沿一道窄河而走

乌篷船浮泛于乌绿的水面

穿越酱鸡腿与奶茶种种织出的气味之网

踏过石桥与条石路面,一个银匠铺悄然出现——

仿佛马尔克斯写出《百年孤独》,木心在对岸

谈他寂寞的文学心,老银匠埋首于一件小饰物

细细的叮叮声,将小镇轻轻击打,将时间这条

银质小鱼,轻轻击打

 

在乌镇,光影倒错,栅栏虚掩

若是细心嗅闻,江南小镇里

漂浮的远不止近代与明清

正是仲夏,阳光晒热午后,而竹影清凉

石板无言。寂寞的人走在一起,或许是木心

或许是某某,布衣纶巾,无名无姓。

 

              2016年6月20日

 

 

 

在月河

 

嘉兴有嘉禾,而水质已污染

稻米之香叠加于污水排放

总让人觉得愧对东吴大帝孙权

与祥瑞,与禾城之美名

 

月河镇,马头墙骑于河岸

明清的月亮照到今天

清白而圆。月亮照在月河上

码头边,施施走过一只白犬

 

等到夜色升起,红灯笼点亮青石老街

旧门窗里住着龙虾与啤酒

人气蒸腾的小饭店,居然唤作沉香

哦,食客与游人,被何物端上餐桌?

 

夜风清凉,在码头,坐于石阶看水

看河水深黑,灯影深红,月光

轻得像个幻影。这倒映被吹送

被沉沦,被摇曳,寂然无声——

 

像是打着花脸的戏子卸去把式与妆容

回到先秦与唐宋,在冲积洲

在野外,种出一畦清香四溢的水稻

并将一只圆月,挂上时间的帘栊。

 

              2016年6月20日

 

 

 

在西塘

 

趁着记忆鲜活,再走一遍西塘——

撷去铺满街巷的商贩与商品

留下春秋瓦当,张氏根雕,朱氏扇面

或是纽扣的前世今生,石皮弄

窄窄的一人巷,和王氏宅中,种褔的中堂

 

西园里,柳亚子端坐于假山石上

门环上的狮子张开巨口,看向院落中

五只蝙蝠织成的碎石路面

若是诗礼传家,自然五福临门

青藤垂挂,南社雅集晃眼九十多年了

 

在西园,模仿南社诸人坐姿

我们拍照留念。走过风雨长廊

游船码头浮于水草之畔

那嫩绿的狐狸尾巴草被南音念出

河水的涟漪便多出三圈又三圈

 

在西塘,穿行于窄街,或是船上看船

水边望水,南风披着阳光而来

将胥塘小镇一再浸染。伍相已远

刀戈之声依然相闻。若是不问吴越

只说行歌野竹,疏花菜田,小小的西塘镇

便在光阴的水塘里,开成绿草与飘萍。

 

              2016年6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