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欧游散记  

2014-08-09 16:43:58|  分类: 分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游散记
 
巴黎
 
埃菲尔铁塔,方尖碑,凯旋门,圣母院
卢浮宫,凡尔赛宫众多藏宝
如此等等,借艺术之名
时间之重量
向巴黎,向塞纳河,香榭丽舍大道
投下风姿各一的倒影
 
天空如此之蓝
汇集如此豪奢的白云之山
它们在正午饕餮白色盛宴,在傍晚
演绎浅紫深红的忧郁,柔情,与浪漫
 
而我记得的不是玻璃金字塔
亦非名画,雕像,金属中的金银,颜料中的
颜色。我记得的只有某座桥
和策兰蝴蝶般飞下,轻捷无声,渺如叹息
 
 
 
因特拉肯
 
两湖之间,因特拉肯绿草成茵
阿尔卑斯山闪耀银光
牛马与人群,一样安祥
 
钟表行,启开白日关闭暮晚
如此精准,如此守信
而簇拥的花朵,艳艳地点染晨昏
它们受洗于雪山,拥有清凉的内心
 
我来自平原,惯于尘埃微粒中
探视现世杂树烟云。因特拉肯乡间
美得太规整,太洁净,太僻静,太不像
烟火人间。风清水凉,草色太青青
 
别离并无惆怅,正如武陵人
见过桃花源。转身之后,阿尔卑斯山仍在延伸
从欧洲大陆,到不断更改的地平线。
 
 
 
琉森
 
琉森湖上,烟波茫茫
游船剪开水面,白天鹅飞上飞下
以廊桥水塔为背景,拽动远处的山势
和近处石壁间
望向湖面的基督塑像
 
而360度旋转缆车
将铁尼士雪山,降为平地
夏日白雪,冷冽不够,傲气不够
却以眩目的反光逼视人间
足够地,拒绝
 
我相信,凡是存在,皆有倒影
无论是白天鹅,白雪山,白湖水
一面镜子永在心中
时时刻刻,皆有倒映 
 
 
 
里昂圣母院
 
法国圣母院如此众多
因为法国女人优雅,美丽,骄傲如
女王,可爱如天使吗
 
当圣母玛丽亚来到法兰西
她更加慈悲圆润,更加饱满地
展现女性如玉的光泽
 
里昂圣母院,众多圣母塑像
其实是同一人,她灵动地旋转
从天堂的洁净芬芳,到人间烟火中
布满原罪的街巷
 
她微笑,忧郁,护佑,祈祷
深深地原谅。她的爱如此真挚如此渺茫
她说法兰西是一处别院
足以安放每一株草木,每一朵心房。
 
 
 
阿尔勒
 
从阿维尼翁到阿尔勒
熏衣草芬芳不散,葡萄园
葱郁一片
 
一去万余里,只为普罗旺斯
阳光灿烂。只为阿尔勒星空下
那座明黄色的咖啡馆
 
只为一路盛开的向日葵
飞上高天的云雀
只为绿色原野绵延不绝,从不遮挡
望向天宇的视线
 
只为阿尔勒是一座园林
近似伊甸;只为南法大地
从不曾忘却一个名字:梵高
梵高的阿尔勒。
 
 
 
尼斯
 
从戛纳到尼斯
棕榈树,以入云的姿态
联动地中海明媚的日色
 
天蓝得如此温柔
海蓝得如此沉静
小小的白浪花,送走迎来白海鸥
拉出的白弧线
 
卵石上,阳光留下恰好的温度
沙滩上,晒日光浴的人们
皆有微微上弯的嘴角
 
而我记起的,却是露台花圃上
飞过的白头翁小麻雀
它们的亚洲嗓音微带暗黄
不知道是否习惯,蓝色的蓝,在蓝色里
 
 
 
卢森堡
 
卢森堡也有众多鸽子
施施走过广场
或栖息在神像头顶
 
面海的花园中,绿色太绿
红色太红。手臂交缠的雕塑
温存地,相拥
 
而炮弹与炮台,作为行为艺术
记载历史。王宫前,络绎不绝的游人
在升平世界里,拍照留念
 
我在想,海神蓝色的血液里
是否浸泡着一朵蓝菊,一颗蓝色的
灵魂。蓝色的风浪中,是否有一首安魂曲
一听,就使人忘却或记起
某种乡愁,某段心事
 
 
 
米兰大教堂
 
我想送的,是春风的十四行
和延绵于欧亚大陆的夏日
绿荫与蓝海
托起白色旧时日
多少鸽子悠然穿行
从教堂尖顶,到广场上
甜美的面包屑
 
而这些还不够,不够
红衣主教的布道,圣歌的赞音
所有的虔敬与肃穆,都不够
我还想送你半轮白月,它隐隐约约
浮于这样的天空这样的午后
它的轻,它淡淡的薄影子
仿佛某种惆怅,某种慰抚,与宁静

 

 

佛罗伦萨
 
据说被美化过的但丁先生塑像
望向广场上,众多石雕
复制的大卫站在教堂门前
对美杜莎的头颅,似见非见
 
一曲神曲,启开天堂地狱之门
古希腊的荣光,辉映中世纪
米开朗基罗仍在大理石的光泽与纹理中
雕琢力量与美感
而达芬奇面向歌剧院墙顶
听马路歌手激情翻唱,摇滚的二十一世纪
 
我们的导游,长着一张近似蒙娜丽莎的脸
她刻意的模仿,从举止到发型
仿佛那个辉煌的时代,依然在人们的笑谑中
固守某种遗训,尾音不绝,自尊而庄严。
 
 
 
威尼斯
 
贡多拉穿越时间之水
海水与淡水,一再抚摩威尼斯
从脚背,到膝盖
 
威尼斯是个商人,重利
也信神
威尼斯是地狱与天堂之间的
一声叹息
 
也可能,它是海神遗落的一个梦
一次打盹中
带金铜之音的鼾声
 
我记得的只有那明晃晃的阳光
既映在教堂尖顶
也打向水面与城池中
那些轻度抑郁的,斑驳石墙
 
 
 
梵蒂冈
 
梵蒂冈的正午,阳光炙热
彼得手握天堂之钥
立于时间之前
 
我微缈的敬畏之心在光线中
编织,交缠,洗脱
穿越白色世界的
是更整齐的人间世
罗马松撑开绿伞
演绎规则里荫凉的审美
 
这是某一种投注
如石子在海滩圆润,在湖底
奏乐流水
我所感知的
不知道是否,也落在你的眼帘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