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浮生半日  

2014-01-18 00:15:24|  分类: 小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生半日

10:52

单位窗外有一片女贞树林,在建筑工地的噪声和室内空调机的嗡嗡声围绕之下,鸟鸣声竟然以特有的频率持续播放。我常常竖起耳朵,分辨麻雀与白头翁及乌鸫的吟唱风格有何不同,但听来听去怎么也分不清。也许还有其他种类的鸟雀在这一场又一场冬季音乐会中担纲乐手,但于我而言,愉悦是唯一的感受,多谢这些不怕冬寒的歌者。
近日多晴,风也不算冷。下午想去佛寺一趟,从高旻寺到镇江,金山寺很多年不去了,也想到焦山看一看。
23:21又及:
中午在单位用午餐后,去了高旻寺。真是安静啊,除了鸽子的扑翅声,寺庙飞檐上的铃声间或响起,寺庙里空寂一片。红山茶居然在冬天开得兴高采烈,沿墙根一溜开遍。爱极了这片清静,舍不得匆匆离去,所以一直待到钟楼的建筑工地又响起噪音,才离开。红黄二色在寺庙里配搭得很好,又庄重又温暖。南天竺结了簇簇小红果,桂花树的影子印在黄色的墙围上,看得我心醉。这样的构图,因了中午的阳光,绘出无比美妙的图画。
因为下午说好了休半天,不用上班,偷得浮生半日闲,真像是突然空出一个豁口,可以走入另一种通道一样。从高旻寺出来,沿扬瓜路去镇扬汽渡。不想走润扬大桥,反正不赶时间,正好看看江水。瓜洲渡,据说是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地方,那江水多深啊,何苦纵身赴水呢。真是烈性女子。江面上,货船硕大,阳光将半面江水映照的银光闪闪,煞是亮眼。望见这宽广的水域,不由人胸襟一宽。
过渡之后,向前直走再左拐一次,金山寺已经在望。以前去过,但印象已经模糊,不记事的我,常常忘了经过的地方和风物,除非是闯入心扉的事物,否则很难记住什么。进得大门,许是几经修缮,面貌有改观,我感觉就像从未来过。金山寺和高旻寺最大的区别,是高旻寺很少见到僧众香客游人,而金山寺有非常入俗的僧尼,简直像是园林工作人员一样训练有素。上山,经法海洞,攀慈恩寺,这座东晋古刹也就欢欢喜喜地游览完毕。
山下有湖,湖中有岛,枯荷芦苇野鸭鸳鸯和扬州明月湖大致一样。只是这里水面宽广,而明月湖是人工开挖的,格局和气势逊色太多。可能紧靠长江,水源自是滔滔不尽吧。在法海洞前看去,长江上的船只清晰可见。镇江这几年的地皮运动也是有声有色,金山寺被围堵在建筑群中,晋代风骨萎陷不少。一座湖心岛上,有东晋郭璞墓,葬了他的遗物。夕阳红而圆,美得不真实,在天上、在水上。腊梅花有十来株,开得正好,暗香蕴藉,不由人不深深呼吸,将心脾沁染。
最爱的,还是冬天的树和飞鸟。树木因为落尽叶片,现出千姿百态的枝条,每一笔都是那么曼妙。今天遇见的鸟类,竟是今生从未见识过的。在高旻寺看见一种长得像松树颜色的鸟雀,黄褐色的腹部,墨绿色的翅膀,停在松枝上几可乱真。而金山寺下,喜鹊简直帅呆了,黑白相间的羽毛,那排列组合方式我从未见过。郭璞墓的景点,枝头栖息的那种小鸟,柔暖的黄、褐,清新的蓝、绿,在它娇小的身上搭配得那么和谐。大自然是真正的画师啊。真正的大家手笔。
暮色将临的时候,回转。依然去汽渡。天色已暗,灯火亮起。江水朦朦一片。想这一生多么短暂,寺庙中的僧尼,经过的我,卖香火的店主,这渡口的工作人员,如此等等,终将消失不见,而江水仍在,山石仍在,寺庙仍在。人,甚至不比树木、不比建筑物长命。而人生代代无穷已,也正如长江后浪推前浪,永无止息吧?
拉拉杂杂,说这半日浮生。此刻,欢喜犹在。一切足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