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读诗笔记:李商隐(之八)  

2013-10-31 12:52:19|  分类: 分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诗笔记:李商隐
 
之八
 
龙槛沉沉水殿清,禁门深掩断人声。
吴王宴罢满宫醉,日暮水漂花出城。
                 ——李商隐《吴宫》
 
一部艺术史,深如大海
我常在岸边眺望,那光影声色无尽变幻
偶尔有卵石留在浅滩,带来海洋的些微讯息
我的想象之帆,便随风而展
 
在我的揣度中,生于1769年的拿破仑
与生于1869年的马蒂斯,纪德
均有某种狂放。他们皆已远去
在自由的夜空下,被后人膜拜或指点
 
马蒂斯,更“野兽”一些。他是否取用高更
借鉴梵高与毕加索,直至晚年
也没有放掉强大的自我?
哦,他对红色,有近乎挥霍的极度迷恋
 
而在梵高的红绿对比间,我看见色彩
在我心中哽咽。后来他转向金黄——日光,麦田
向日葵。另一种迷恋。与马蒂斯相反
他极度谦卑地排布或摹写,天堂的光线
 
有些印象源于直觉,时间是推手
这联想之马,随意行空。从拿破仑到纪德马蒂斯
梵高反而令我平静。而他们,与你何涉?
生于812或813年的你,落拓一生,从未染色
 
可是我看见你娴熟挥毫,以一支墨笔
写尽人间千千色。宫花寂寞红,石榴寂寞红
回廊深院,冽冽风中,你写遍蓝绿粉紫橙与白
最重的底色——仍是一抹,伤心红。
 
 
 
讀詩筆記:李商隱
 
之八
 
龍檻沉沉水殿清,禁門深掩斷人聲。
吳王宴罷滿宮醉,日暮水漂花出城。
                 ——李商隱《吳宮》
 
一部藝術史,深如大海
我常在岸邊眺望,那光影聲色無盡變幻
偶爾有卵石留在淺灘,帶來海洋的些微訊息
我的想像之帆,便隨風而展
 
在我的揣度中,生於1769年的拿破崙
與生於1869年的馬蒂斯,紀德
均有某種狂放。他們皆已遠去
在自由的夜空下,被後人膜拜或指點
 
馬蒂斯,更“野獸”一些。他是否取用高更
借鑒梵古與畢卡索,直至晚年
也沒有放掉強大的自我?
哦,他對紅色,有近乎揮霍的極度迷戀
 
而在梵古的紅綠對比間,我看見色彩
在我心中哽咽。後來他轉向金黃——日光,麥田
向日葵。另一種迷戀。與馬蒂斯相反
他極度謙卑地排布或摹寫,天堂的光線
 
有些印象源於直覺,時間是推手
這聯想之馬,隨意行空。從拿破崙到紀德馬蒂斯
梵古反而令我平靜。而他們,與你何涉?
生於812或813年的你,落拓一生,從未染色
 
可是我看見你嫺熟揮毫,以一支墨筆
寫盡人間千千色。宮花寂寞紅,石榴寂寞紅
回廊深院,冽冽風中,你寫遍藍綠粉紫橙與白
最重的底色——仍是一抹,傷心紅。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