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碎读——李商隐  

2013-10-22 14:47:08|  分类: 小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读——李商隐


“莺啼如有泪,为湿最高花。”
李商隐是我比较偏爱的诗人,这样的偏爱还有不少,但他算是比较独特的一个。在我眼中,他就是那只最高枝头的啼莺,宛转幽暗,唱尽心中千千结。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他对于色彩的把握,常常令我怀疑,他骨子里不是一个诗人而是画家。“碧鹦鹉对红蔷薇”,“蓝田日暖玉生烟”,“阳台白道细如丝”,等等,从色彩到画面感,拿捏得那么准确而侵心。是的,他的诗具有一种侵略性,一瞥之间便有一种浸入人心的力量,也许字面意义全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他喜用典的特色,而仅仅被画面迷惑。

向汉字致敬。从今而后,试着对照繁体字,勾引自己阅读使用繁体字的愿望。但愿使用word转换简化字成繁体字之后,能够逐渐熟悉汉字原初之美。

 

碎讀——李商隱


“鶯啼如有淚,為濕最高花。”
李商隱是我比較偏愛的詩人,這樣的偏愛還有不少,但他算是比較獨特的一個。在我眼中,他就是那只最高枝頭的啼鶯,宛轉幽暗,唱盡心中千千結。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他對於色彩的把握,常常令我懷疑,他骨子裡不是一個詩人而是畫家。“碧鸚鵡對紅薔薇”,“藍田日暖玉生煙”,“陽臺白道細如絲”,等等,從色彩到畫面感,拿捏得那麼準確而侵心。是的,他的詩具有一種侵略性,一瞥之間便有一種浸入人心的力量,也許字面意義全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他喜用典的特色,而僅僅被畫面迷惑。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