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日志

 
 

末大师  

2013-09-01 22:13:00|  分类: 分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末大师
 
这些年,我与植物相亲,与人类暌隔,
看来是错了。
上帝虽然住在树梢或叶尖,但他明明是朦胧派诗人,
却假装后现代。
夜晚的协商会开得太久,
以至于
早晨的太阳总是肿着眼泡子,无精打采的烂账,又加一笔。
夏天终于过去,鸣蝉歌手们黯然谢幕。
据他们夜观星象,秋风,
是冷冷的爱情,
未开始便已凋残。
太多的蚂蚁在分食昨日,
细看来是馊掉的,
半粒残羹。
我要学会不再任性,不能以为一株榆树,
便是婆娑世界。
中年了,要学的事物如此之多:
大于一小于一,
常常摆出龙门阵。
苦于算数的我,只能选择放弃。
这是明智的。
暮晚与子夜,卡夫卡们,
佩索阿们,
总是跨出边界。
我随他们做虫蠡,扮清俊的书生,
也有一些乐子。
而想说的话,永在途中。
腹语是门技艺,从来非我所能。
关键是,
小于一的部分,真实性与受众,
都值得商榷。
末大师施施出列,温雅。面善。抬手指向星云。
毋需死生。空无一物。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