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秋日

2018-11-3 13:15:31 阅读7 评论0 32018/11 Nov3

秋日

你走在林中

杂树臂挽着臂

这么多温柔的手掌与琴弦

弹拨着秋天

灰喜鹊送出一个低音

白头黄莺翩然飞过,和几声中音

更多音部由风和树叶完成

哦,温柔的巴赫,明亮的海顿

天地在调色,给出亮部

河水流在低处,缓缓地,绘出阴影

被枯黄的草,被红染的叶子

被结出果实的蔷薇

被增加年轮的树,和被添出白发的中年

你走在一片树林中

应和着那旋律

空气香醇,虽然桂花已谢尽

所有清减与增添,你全然服从

像一棵树,一枚草,一个孩童,一片落叶

2018年11月3日

作者  | 2018-11-3 13:15:31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来时路

2018-10-14 22:33:54 阅读9 评论0 142018/10 Oct14

来时路

前年四月  一个清晨  安徽的小山村

门前梨花正开放  满树白花累累

落向矮墙与石板地  落向风

少年时代  一个夕光如霰的黄昏

荒烟蔓草的水滨  《芜城赋》如此贴切

那一刻我爱上这个城市  这片浅滩

童年的正午  阳光如黄金般

抛向沙土路  抛向盛放的油菜花田

被强光泼溅的乡间路  又亲和又高贵

后来我失去很多回忆与地名  不再年轻

徽州的梨花  江浙一带的山岭与溪水

纸上的青绿与花朵  慰藉一个林木森森的梦境

如今我向故纸堆和译作寻找  那些河流

那些路——  山路  水路  林荫路  水泥路

草木浅浅深深  自成伶仃村落或邦国

行道树在落叶  在落叶啊  街市也有秋天

历史越来越平  越来越轻  被稀释

而植入基因的记忆  不会轻易消解

脚趾会带你走向水域  脏腑欢爱杂木林

哪怕一条人工开挖的小河  也会长出“奇迹”与“自然”……

2018年10月14日

作者  | 2018-10-14 22:33:54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过站南路

2018-10-9 22:26:29 阅读10 评论0 92018/10 Oct9

过站南路

翠色的坡上

青草在青青地呼吸

铁轨与楼群搛起一弯湖水

车站站到路边

秋天清空了候鸟

于是白云寥阔

据说可见宇宙是九百多亿光年

我觉得远不止此

竹叶在远处青黄,红绿灯

眨着无辜的眼。无涯里

有人歌哭,有人原地转圈

有人身怀铠甲,有人心肠柔弱

西风在清扫落叶与尘埃

像你走过自己,越来越轻

2018年10月9日

作者  | 2018-10-9 22:26:29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秋过兰亭

2018-10-7 3:39:59 阅读12 评论0 72018/10 Oct7

秋过兰亭

流水牵引着天光,

小鱼浮游,一朵白云在水中漫漶,

复又聚拢身形,

静静照影。

风在飞,掠过青青山岭,

刮擦枝叶与人面。

天地高远,“游目骋怀”的人,

胸襟为之一清。

这么多秋天汇成一千年。

一千年的秋天汇成这一天。

这一天,勾践种兰,汉吏制驿,

王羲之写下《丧乱》《执手》《奉橘》

《快雪时晴》。

西风吹送,万千枝条的河岸上,

万千枝叶随风而书,

或转折撇捺,或点画续连,柔媚

而刚劲,妍丽而怅然。

这是千古一叹,悠长,绵绵不绝。

这是絮絮叨叨的诉说,叶子与叶子,

流水与流水。

在“奈何”与“奈何”之间,

墨痕漾开,变浅,映出碧色未褪的

秋天。

2018年10月6日

作者  | 2018-10-7 3:39:59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海的印象

2018-9-23 21:08:18 阅读11 评论0 232018/09 Sept23

海的印象

在芭提雅,海水似绿绸。

快艇剪开大海,拖出长长的白尾。

那不是摩西之路,如此急促的航行,

无法抵达内心的笃信与安宁。

海路上,浪潮翻卷。

奥德修斯驶过八十迈,面色沉凝。

波塞冬驱动白马,手握三叉戟。

风的耳,光之亮屏,水的晕眩与心律。

等海岸将潮水一一抹平,

那抚慰的手掌,摊成片片沙滩。

椰子树缓缓倾斜,向着若现若隐的时间。

谁是那温柔的母亲?用爱消解着天光。

看过很多地方的海,唯有芭提雅,

在我心中种下一颗绿宝石,敛尽风浪。

2018年9月23日

作者  | 2018-9-23 21:08:18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热带阳光

2018-9-14 20:06:56 阅读17 评论0 142018/09 Sept14

热带阳光

风中芭蕉舒广袖,

正是一个热带的正午。

那团烟云在空中等了很久,

等一只飞过的雀鸟,

等一个看见的人。

猛虎蹲伏,黄蝉在开。

海水在蓝中蓝着。

佛在寺庙,山

在山中。

忽然空无一物,忽然深深颂赞。

你听那乐声,弘大、绵柔,

像一种牵引力,绕在赤道上,

绕在线团里。光在发散,如此寡淡

而深情——在空中,在海底,

在芭蕉的叶脉间。

2018年9月14日

作者  | 2018-9-14 20:06:56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陪伴多年的页面

2018-8-23 0:08:31 阅读15 评论0 232018/08 Aug23

陪伴多年的页面。

要说再见了。

在这里很多年了。十二年。

喜欢这里的安静,没有那么多滚动的广告,可以听喜欢的音乐,像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

帖子很少有人看。私心里,也不希望热闹。那些阅读量,很多是自己点开读的。

读,也是“悔少作”那样的感觉。很少有觉得写得不错的,但也懒得修改。都是兴之所致,随手涂鸦而已。

因此,更珍惜这份随意与自在。

可惜要告别了。

那就随缘吧。

也许有一天会再恢复?也许吧。

不执,但是真的留恋。

所幸“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是哪部电影的台词呢?我忘了。

那么,这世间所有的分离,都是暂时的吧。

作者  | 2018-8-23 0:08:31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夏天,植株纪年

2018-8-19 22:58:12 阅读19 评论0 192018/08 Aug19

夏天

这是紫薇和美人蕉的夏天,

热风、洋流和日光,在天上织造云锦。

街道兜起车河与人声,

施施而前。

走过一丛红花继木,

你想起那个俄罗斯女诗人,

在重重黑暗中歌唱她的苦难,她不羁的灵魂,

和对上帝永恒不变的赞美。

暮晚将临,大团乌云被夕阳罩上金边。

在辽阔的天宇上,

万事万物皆如一阵尘烟,

而你心怀宇宙,也被宇宙拥入怀袖里。

轻,而且美。像是这一生,

这一季。

2018年8月19日

植株纪年

野白蔷的白,

像清晨一样清新。

世界如此芬芳,青青可期,

像童年,像你的欢喜。

后来的故事,

能够记起的并不多。

光阴的橡皮擦,擦掉很多,留下一些。

比如一株石榴树,满身红花站在星空下,

像你的二十岁。

后来你遇见悬铃木,

春来发新叶,秋后黄叶飞,

风来风去,一遍又一遍,

你听那旋律,如歌亦如诉啊,

将步履跨入中年。

有些恩慈如此馥郁,

从无消减。夏日炎炎中,

兰花竟然开了一支。

像是格外的荣宠,给了一个平凡的人。

好吧。这施化泽布的手,

这一支,这更多支。

2018年8月19日

作者  | 2018-8-19 22:58:12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山行

2018-8-17 0:36:31 阅读16 评论0 172018/08 Aug17

山行

*

她从山中归来,

白云在襟,

风很青。

山不高,层叠而远;

云在天,闲散,无为。

低处的溪涧,弯成一枚新月。

多希望成为那些绿植,

在岩壁,在水边,葱郁地生长,

寂然欢喜,不识人间。

**

在桃岭,有一只蟋蟀歌手,

间断歌吟。

另一只,偶尔应和,

因着造物者赋予的旋律。

几座山头顶着沈沈黑夜的沉寂,

一条小河流在低处,亦是阒静无声。

唯有两位蟋蜶歌手,

织出几行诗篇。

在夜幕,在人心,

缝出一根飞针,一片空寂。

***

她带走的那阵山风,

有绿色的呼吸。

山林吐纳,阳光澄明,

道道山峦递出美丽的弧线。

若是手接流云,眼中盛满青黛,

会被洇染为

一幅写意山水吗?

谁是那雾岚烟霞,缭绕不绝?

谁是淡墨三分,轻轻勾勒?

印度祭司说:这是你。

老子说:这是道。

你说:我要带走这阵风,

学会绿呼吸。

2018年8月16日

作者  | 2018-8-17 0:36:31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夏日有感

2018-7-27 20:19:49 阅读27 评论0 272018/07 July27

夏日有感

多年来,

我早已活成了一株植物:

菖蒲,苜蓿,白茅,

或是更多叫不出名姓的野草。

有时候是一株桂树,

有时候是桃、杏,

不是李。尤其不是紫叶李。

昨日走过河岸,

柳树们闷闷地发烧——

绿色的低热。

她们有美杜莎的发辫,

和一个东方式旧王朝的隐喻。

而我只看到那些低垂的头,

重重地,垂向自己的倒影。

这是炎热的夏季,

是紫薇和美人蕉的专场。

偶有一朵两朵明亮的月季,

穿透蝉唱的帷幕和高墙,

微微摇曳——于是天更蓝,云更白,

近晚的风,更凉,更清。

多年来我长成了一株植物,

多年来我忘了我是什么。

苹果树开花的三月,

石榴红深染的五月,

雪花开遍天地的冬季,

草叶返青的春天,

我忘了我是谁,是什么。

何人斯?涉江采芙蓉。

盆中的莲花又开了三四朵,

江水在远处不绝流淌。

在永恒的无尽流转中,一瞬

也是一生——

像一朵花,一片叶,一个人。

多年来我长成了一株植物,

微粒子的量能,

多情感的开开落落,

都化成一种平静的站立。

不忧急,不慌张,不张狂。

作者  | 2018-7-27 20:19:49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南隆达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