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植物小记

2018-5-15 20:24:18 阅读18 评论0 152018/05 May15

植物小记

——伊壁鸠鲁与植物,或植物与其他

嗨,宁静节制的伊壁鸠鲁

如何被时代嬗变和曲解?

你看着一丛蓝雪花

那柔嫩的绿叶间

将开出轻蓝的花——花的瀑布

花的蓝天与碧海

木槿伫立在旁,她说:

妹妹我今年七十有余,也可能芳龄

二八。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看阳光在风中舞蹈

那是粒子与粒子的相遇与分离

映上白墙,有牛奶的光泽

君子兰油油地绿着

像是饱读诗书的君子,既仁且义

冲淡温和。其时孔孟尚在民间

董仲舒不过是后世的黄口小儿

而僵死于宋发兴于清的程朱理学

就让它枯死在当年的语境吧

值得称赞的矮葵花,粗粝,

不择水土。她们是大地和星空的好友

常以旷野为家。住入陶器

依然野蛮生长,自带黄金轮盘——

那是一颗颗星子缀在花柄

每一颗,都是太阳,都是恒星

常常在午后,日头刚刚偏西

我听见一些喁喁交谈

姬小菊在说紫蓝色的情思

百万小铃懵然不懂,一派天真

长青藤有些疲惫,犹疑于中年与老年

而百子莲开放的样子,相当印象派

我们都寄望于一种流水般的琤琮

让生命安静地生长和伸延

长成繁花似锦的河岸,青青地

青在四月。风在吹,春天尚余一节狐尾

作者  | 2018-5-15 20:24:18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植物纪

2018-4-16 20:27:52 阅读17 评论0 162018/04 Apr16

植物纪

一花一世界,那么,多少种植物可以打造一个理想的天堂?

月季,铁线莲,拥有那么多的芳名:譬如詹森,龙沙宝石;

譬如银币、春早知、巴黎……

你一株一株植入盆中,既栽下梦与期冀,也渴望见证奇迹。

万年青,兰花数种,蓝莲花,铁皮石斛;

百合,栀子,康乃馨,铜钱草;

薄荷,迎春,毛莨,目菊,矮葵花……

如此种种,列举的时候你想到那首《丹青见》,哦,生命。

“湖水被秋天挽着向上”*。多美的句子。树木生长,

臂挽着臂。而这些入住瓷盆的花草,柔弱,依傍春天。

小小的根系住进陶瓷的家,这轻轻的,安静的萌生,

像造物者最柔软的善意与恩慈,系于一枚新叶。

浮生种种,不若看一朵蓝莲花开放:静谧的紫蓝色,

托举一个同样静谧的午后。从此街衢亦深山。

2018年4月16日

*“湖水被秋天挽着向上”出自诗人陈先发的《丹青见》。

作者  | 2018-4-16 20:27:52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春来,蒲公英

2018-4-3 13:44:07 阅读20 评论0 32018/04 Apr3

春来

月亮打开了它的舷窗

水银泻地

一株绿树摆动枝叶

风清新

又是一年春来到

你种下藤本植物和期冀

在凡人的花园

在宇宙的怀中

有些事物变得柔顺和平

像一只藤编小圆凳

像袅袅的烟

像落雪无声,像雪尽

终于可以摊平这页白纸

轻轻提笔,略过生死

2018年3月9日

蒲公英

这一朵共生于迎春花盆中的蒲公英

和四十年前

乡村小路旁盛放的

那一朵

其实是一样的

一样阳光猛烈的午后

一样的金黄色

一样的小虫在飞舞

一样的欢欣:它们和我

我感谢这教谕和点拨

像苏菲派教徒醉心于神秘的事物

像佛祖轻轻拈起花朵

像苏格拉底走过市场与廊柱

掀起微细的沙尘,和存疑的风

一朵花的自然性

足以挽救一个虚无主义者

一个怀疑主义者

一个不可知论者

和那些苔藓茑萝般的悲观吗

一朵蒲公英开在花盆中

像一个中年女子住在生活里

唯有赞美值得书写:

我们的明亮,我们的勤勉

我们一致的金黄色

2018年4月3日

作者  | 2018-4-3 13:44:07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戊戌年初三,初四

2018-2-19 20:06:43 阅读33 评论0 192018/02 Feb19

戊戌年初三

年初三,泛读傅斯年,

窗外“零雨其濛”。

更远的乡间,翠竹在开疆拓土,

我感激它们行进了两三米,

在大伯坟前,围成一挂帘栊。

麻雀或黄莺会替人唱清歌,

竹子摇动风。

死者为生者翻书,一代又一代,

从仲尼,到咿呀念儿歌的祖母与外婆,

我们收拾心情,抬头望天空。

今夜有雨,落在城市肩上。

灰白掺入玄黑,没有星星,没有黄和蓝。

月亮挂在自己的东山,

河水流在自己的心肠,

万物共和而自治,无论冬夏。

2018年2月18日

戊戌年初四

为一个男演员的笑容和眼睛,

而忍受一部泡沫剧的拖沓冗长。

听一副好嗓子,唱出藏地与高原。

古音有韵,女孩渡来江上风。

读一部绘画书,从古埃及人物像

到公元1400年。甚爱庞贝之墙。

绿萝垂下叶子,兰花在生长。

迎春绽出金色芽苞,茶汤温润而香。

城市空了大半,如此安宁。

阴雨当窗,移换早晨与暮晚。

偶尔回首,望见光阴的模样:

四分之三侧脸,如伦勃朗用光;又如翠色

的树,杂以零星红黄。

永恒的门槛前,总是绘事后素,

律动与静谧各具擅场。

2018年2月19日

作者  | 2018-2-19 20:06:43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相册之一年

2018-2-13 15:47:17 阅读25 评论0 132018/02 Feb13

相册之一年

2017年2月14日,几个家庭聚会,虹桥坊有美丽的灯火。

2月19日,一家三口逛生态农场,湖水旁有乳黄色的屋宇外墙和比墙色深两个层次的草地。

2月26日至3月3日,在日本。大阪京都东京大阪。有时候竟有重返唐朝的感觉。

3月5日,和两个闺蜜逛苏州香雪海和七里山塘。梅花已开到尾声。在七里山塘桥边居然巧遇了一个同学,她也来逛老街。

3月11日,和堂姐去浙江台州仙居县,雨中登天姥山。巉岩削壁空中飞桥被白雾洇染,与李白的《梦吟天姥吟留别》相得益彰。

3月19日,单位活动,去仪征农家乐。菜花在开。

3月26日,去樱花园。樱花尚是苞蕾。风好大。见到一树好美的桃花。

4月1日,在朋友的咖啡店见到了她儿子,很帅的小初中生。还有两只狗,大的通体黑色,毛发油亮;小的是一只泰迪,追着人作揖。怕狗的我在那一天克服了对这个物种的一部分恐惧。

4月2日,和堂姐去安徽马仁奇峰。玻璃栈道上有恰好的阳光,最高的山顶有盛放的白杜鹃。

4月3日,和先生去樱花园。陈园的建造煞费苦心,每一个细节都有照顾到。樱花正在盛放,花瓣雨铺了一地。

4月8日至9日,去安徽六安。三河古镇,大别山石窟,皖西大裂谷。两年来,也算一个初级驴了。

4月15日,同学聚会,餐后在宋夹城饮茶,然后去逛万花园。正是绣球绿得正好的时候,浅绿的绣球花缀满枝头。万花竞发,我们在牡丹丛中拍照,在水边合影,几个中年女子,少女心爆棚。直到夕阳西下。

4月16日,去盐城大丰的荷兰花海看郁金香。阳光猛烈,春风拂暖,大地上大色块五彩缤纷。

作者  | 2018-2-13 15:47:17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乡

2018-2-4 20:13:38 阅读36 评论1 42018/02 Feb4

原乡

当第一缕曙光

投向高高的树顶

那该是一个冰雪消融的春天

寒冷凝在风中,穴居人

离开洞穴,农耕者推开柴扉

昨夜的月光,还在河岸上闪耀

腐草倒伏,尚未返青

那时百兽仍以天地为家

小麦地不过几陇而已

火种在大地点燃的频度

恰似天上划过流星

而我知道那一种音律

从远古唱到今天

那是元谋人咿咿呀呀的比划

也是当代流行音乐中

某一声拖腔,某一抹音色

故乡遥远,湮没于词语

在某一个字符串里

有令人悲欣的恍惚

独行客抬头望天,暮雪将至

哪里有舟船?哪里是湖岸?

于是我们在故纸堆里一苇渡海

期盼遇见最本真的自己

那时世界美丽而深情

故乡襟怀温存,永恒不变

于是我们错分杨柳,深嗅蔷薇

在千年不变的绿空气中,缓缓行去——

像茶山的白雾,像袅袅的茶汤

将心事,留在杯底

再走五百里,从霍布斯到卢梭

从康德回溯苏格拉底

再走五百里,从拉斐尔

到莫奈,到马蒂斯,惠斯勒

再走五百里,要找到那一块最柔软

最柔软的心迹

将楔形文字的账目与法典

替换成迦南地,百合花,奶与蜜

替换成天地日月,宇宙洪荒

作者  | 2018-2-4 20:13:38 | 阅读(3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杂记

2018-2-3 17:35:34 阅读24 评论0 32018/02 Feb3

连日大雪之后,连日天寒。

父母来送菜肴,说了好多遍不要不要,还是不听。可怜天下父母心。

读完了刀尔登,读曾奇峰。这两个人读完,还是会延续原来的读书癖好,读其他人。因为刀尔登,使我的偏见减少一些,觉得文化断层的裂隙也许没那么大。

前段时间买的一株红梅开花了。清香。

月季居然开了大大的一朵,不畏天寒。

每一种物种都在努力生长,包括我们。

所以,珍重每一天。

作者  | 2018-2-3 17:35:34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大雪

2018-2-3 16:48:31 阅读30 评论0 32018/02 Feb3

大雪

大雪初霁

晴日的欢喜被冬青树林默默守护,默默按捺:

在树下的白雪上

在那一枚青绿的叶子上

葱兰斜伸细叶,偃卧道旁

世界降低了分贝,麻雀们也少见踪影

突然的空旷与洁白

像一个大大的美丽谎言

她的欣然像一支焰火升空之前

未点燃的引信

是的,中年况味,像是依山临水之居

幽芳飘满曲径。去来之间,不过是一场大雪

一次雪尽。北风冷冽,她踏过雪地

将空掉的喂食器,再次添满。

2018年1月28日

作者  | 2018-2-3 16:48:31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轻,掩卷

2018-1-11 21:20:11 阅读33 评论0 112018/01 Jan11



白雪如往事,飘了整夜。

今晨的街道穿着白棉衣,天上还在飞雪。

下午,环卫工人开始撒盐,

雪水横流中,她走过长街和夜晚,

星球仍在不停旋转,雪地狼藉一片。

总该留点什么吧?比如明晨的冰冻,

比如枝梢上,偶尔掉落的雪团。

阴灰色天幕后,那透不进厚云的金色光线,

会不会更加明媚更加耀眼?

一念落下,一念飞起,像顿然的清澈

与安怡,像阿甘面前的羽毛,

像融入水道的纷纷暮雪,

像伤痕,像愈合。

这么轻,这么美,这么小心安放,

却又轻易消湮的

这一生,这场白雪。

2018年1月4日

掩卷

竹影婆娑,在初夏的新绿中,

在药石与酒的恍惚里。

山间有崖谷,平原生紫烟,

时间的旗子猎猎作响,

人在何处。

午后,倒影被渐渐抻长:

树木,屋舍,人。

顾影,索琴,安然就死。

这是一种行为艺术吗,

从苏格拉底,到嵇中散,

从理性之光,到林下之风。

读书的人总不免掩卷一探:

那些藏于字迹后,清溪般的流转,

素白,安静,像窗外的白月光,

像摇摆的枝叶,聚散的云朵,

无主而有意,妙然自天成。

那么,相信毕达哥拉斯吧——

作者  | 2018-1-11 21:20:11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宝华山,赤山湖

2017-12-19 19:12:29 阅读41 评论0 192017/12 Dec19

宝华山

冬日登山,枯树让出更多阳光

山石与深壑,被晒得更加温暖

海平线拔高,却总比树梢矮一截

它们为山峦簪发,披上短葛与长衫

时间在风化山石,刻字的人不知去了哪里

红色楷体字在目:秦淮源发。众山照头。青山涧壑。

蓝天清湛,远山拥聚,枯枝缠结而斜曳——

这是自为自洽的散漫政治,却又圆融为整体

枯藤野草垂挂,蕨类植物黄绿参半

偶然性遇见多样性,造物者轻弹木琴与西风

素心人有福了——道与自然,须问于拐枣、玉兰

或是一株百岁建始槭,或是峡谷里,薄薄的溪水

在这里,我是竹林里漏下的光阴,是留鸟

也是隐入巢穴的蝼蚁。满山暖阳中

落叶松脆而欢欣。风语清扬,众树默默

我们都有一个赞美的喟叹要唱诵,不假语言。

2017年12月19日

赤山湖

在湖水的蔚蓝中,她开始溶解

成为湖中的一滴蓝。芦苇轻摇白花

天蓝得那么清,那么轻

阳光泼金洒银,柳枝间

偶尔飞过黄鹂。世界如此安平

像定格,像抚慰

晴日万里,不起尘埃。两只邓木鸟

飞快地滑翔而去,在水面划出平行线

它们的欢欣有一致的方向与速度

湖心里,有一抹最美的蓝

风声轻捋正午,时光的骏马停步不前

马尾轻垂。她在水边微笑,倾听

听见六祖惠能站成一塘枯荷,庄生走在春天

作者  | 2017-12-19 19:12:29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南隆达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