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色

 
 
 
 
 
 
 
 

初夏

2017-5-13 23:51:55 阅读15 评论0 132017/05 May13

初夏

蛙声如鼓

因此我可以闭口不言

听它们叫醒荷塘与莲花

和天上朦朦的黄月

枇杷在树上成熟

甜香吸引了上树的蚂蚁

蚊虫在暮晚歌舞集会

果园里,桃李长出了满树孩子

七里香六月雪或南天竹

共享细碎的小白花

而我也懒得分辨

那一树白雪是何芳名

紫蓟散漫开放,桔树幽独吐蕊

波斯菊在道路两侧派出小支先头部队

晚风从东方来,吹散白昼之热情

又是一年初夏,只有造物不朽

蛙声擂鼓,圆月无言

塘中莲叶青薄,尚未将水面铺满

我们都在生长,循着时间弯曲的轴线

长出芳菲,长成一座果园。

2017年5月13日

作者  | 2017-5-13 23:51:55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令三章

2017-5-5 22:50:32 阅读22 评论0 52017/05 May5

小令三章

听一首歌

简单的旋律,青葱的嗓音

唱起微微哀愁的慕恋

多少白花纷纷开过

在廊下,在五月的风中

不倦不变的是桥下流水

掀起波纹,兜起星云与日影

多少摇曳,多少凋零

在那些阴繄里,写成一册手卷

被无形之手细细翻检

再在某一个时刻

化成一只透明的歌谣

飘啊飘地,轻唱到耳边

无题

那个小寒日

那个读梭罗的春天清晨

那个枫叶红遍远山的十一月午后

那些,想起一个人的瞬间

那些柳枝垂挂的夏日

那个和你一起看星星的冬夜

那些平常而珍贵的日子

那个三月,你在阳光下走来

天地很大,岁月辽阔无边

如何焙出一瓣心香

再将痕迹消弭

说天大地大,我们原本在此

辽阔而细微地氤氲,像白雾被风吹

晚雾

那个因特拉肯小镇

藤本月季牵出道道穹顶

走过碎石小路

桌布雪白,烛光摇曳

不远处,天色青灰向晚

星星坠向青灰色湖水

黛色山峦曲线低柔

托起这片薄暮与湖景

虽是炎炎夏日,阿尔卑斯山的冰雪

正涤洗着湖区与山地

小镇沉静不语

藤本月季开出深红浅粉的花朵

作者  | 2017-5-5 22:50:32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水色威尼斯

2017-5-5 21:28:38 阅读17 评论0 52017/05 May5

水色威尼斯

在那河水斑斓的小城

尖尖的贡多拉油漆得乌黑锃亮

长篙拨动水色与倒影

广场上贮满金灿灿的阳光

七月的风,为海神们一再梳妆

飘拂的马尾,强健的肌腱,力与美的

竞技场。若是会心一笑

墙上的小花愈加恣意而明艳

此刻灯下,一一拣去人潮与店铺

抹掉叹息桥上,带着镣铐的叹息与回望

只留五彩的运河水,流油,泼彩

日日浮游,画成一部岛屿之书——

阳光与四季,艺术与流水

散尽雾霭,倒映便更加明媚

在永不停航的海上

威尼斯是个流亡诗人,孤独

而热烈,极爱生,迷恋死

呼啸而过,温柔涂抹,都随风

2017年5月5日

作者  | 2017-5-5 21:28:38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宋夹城

2017-5-2 19:40:16 阅读14 评论0 22017/05 May2

宋夹城

旧址筑新墙,四四方方的

塑料名片。

而湖水是真的,午后莲叶清圆

也是真的

在弦上跳舞的人

轻抬脚,一步跨入初夏

任十个世纪暗暗消沉

终于若有若无,化为一片薄影

树荫下,蒲公英浓郁集会

菖蒲兀自葱葱

灰云飞过青灰色天空

哦,假日的野狐禅

众树呼应,摇动枝梢的风

拿一千年时光换一枚白莲花

预想中的清芬,和它出水的姿势

湖面的浊绿,瞬间温柔无边

而波心里,拨弦的人已远去

任天地默默,再不识音律与春秋

沙鸥掠过汀上绿枝

空自白描

2017年5月2日

作者  | 2017-5-2 19:40:16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暮春

2017-4-22 12:26:56 阅读16 评论0 222017/04 Apr22

暮春

鸟儿鸣唱

在它们的国中

植物生长

循着造物者最初的意念

而我向你倾斜

以一把情绪之尺

度量感觉,和对世界的期冀

星河灿烂,赞颂,喜悦

那些薨薨的飞虫

也有自己旋飞的曲线

如果将粉红注入一株美女樱

我相信,那是生命的本然

听,布谷说着平原江水

而非禾稼,或是望帝春心

不,也许它们只是惊叹于春风

为何一年一度,去而复来,西西东东……

2017年4月22日

作者  | 2017-4-22 12:26:56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暮晚

2017-4-20 13:22:37 阅读24 评论0 202017/04 Apr20

暮晚

走过大别山下

忽然下起了雨

红杜鹃点起火焰

山啊,是一支绿蜡烛

暮晚的路

在雨中哭个不停

谁的心中下着大雨

却在赞美寂静

转身而去

将那场漫天大雨

留给四月山林

油菜花倒伏着后退

农舍的马头墙

无辜地白

谁的心中

燃着绿火焰

将满山白雨

焙了又焙

2017年4月20日

作者  | 2017-4-20 13:22:37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暮晚

2017-4-18 20:14:55 阅读17 评论0 182017/04 Apr18

暮晚

西天红霞渐紫渐薄,渐变为

一道青黑的片段

暮鸟啁啾中,三架飞机飞过。

杏树摇摆,矮牵牛伸展

石竹的香气像是某种香水

而玫瑰,闻起来确是蔷薇科属

这风中独坐,看天光云影

慢慢捻暗灯芯

一片柳絮飘过来,轻轻飘去

市声人声交杂,在耳边,在远处

像拂尘,马尾

像柳枝在晚风里

我所以为的光阴,最美的便是这一刻了

连树叶,都将停止光合

鸟雀归巢,人心

也将放回各自怀抱

星球仍在飞旋,无止无息

而我们,慢下来

2017年4月18日

作者  | 2017-4-18 20:14:55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与贤者书

2017-4-15 10:37:33 阅读19 评论0 152017/04 Apr15

与贤者书

华山道,我尚未踏过

但有人曾往还那些峻峭高处

像一株坚韧的爬山虎

砥砺而行

幽微小径,我也曾走过

那些五月的白花飘在风中

光影的翠微织成长廊与块垒

覆向生命中,最美的那一枝

多少日子,我揭开一页薄薄的蝴蝶之书

找出点水蜻蜓。它们栖迟于

昔日河岸,在青青叶子上扑闪双翼

逝者一一归来,坐而论道

如此愉悦,如此之轻

更多时候,我看着果实成熟

姿影、色相、内核

和美。酸涩对话苦辛:

本真是甜的。回味将更甜。

最终的归处,不是群星与山峦

亦非流泉与海水

于橡树下冥想,菩提下彻悟

或是倒骑青牛入函谷

亦或温良恭俭,授业解惑

皆为贤。

而你更爱橡树与菩提,青牛与关隘

更爱暮春三月,沂地的风

像是奥德修斯

爱着他的旅程与磨难

像是卡尔维诺建造意大利迷宫

伊卡洛斯,飞出希腊迷宫

像是炉香袅袅,你拣出那轻淡与无

无中之有,共生而剥离——

那些倾斜,那些摇曳。

2017年4月15日

作者  | 2017-4-15 10:37:33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露台植物

2017-4-12 20:19:20 阅读17 评论0 122017/04 Apr12

露台植物

今天我种下石竹,美女樱

和一盆矮牵牛

栽下石榴树,和一株紫玫瑰

为长寿花换盆,为菊花

和栀子花浇水——

当然,我也没忘苹果树

它在枝桠间开出许多粉白的花朵

一只小蜜蜂正为它授粉

丁香和柿子树、枣树都活着

桂花和金丝桃亦然

去年剪枝的蔷薇又在疯长

杏树上挂满青杏

这露台花圃是麻雀和白头黄莺

惯常的落脚处

为它们,我挂上了鸟类喂食器

但它们对白米兴趣索然

风从东南西北来,阳光照眼

苜蓿随风而至,正在占领树下空地

三棵黄瓜苗均已成活

或许会带来绿藤黄花的夏日牵缠

月季高过头顶,韭菜葱翠

露台上,每一种摇曳与生长

都是克尔恺廓尔式的存在主义

而我也愿意相信它们的修行——

是风姿独特的个人主义,起点是个体

终点是造物者。

也不一定,宇宙的中心也许就是

不存在任何中心,相互排拒中

相互吸引。露台上,每一种色彩

都在宣读无声的诗学语言——

栽下关系,阅读自己,到达

那些通衢,那支小径。

2017年4月12日

作者  | 2017-4-12 20:19:2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徽州,大别山石窟

2017-4-8 22:51:32 阅读31 评论0 82017/04 Apr8

徽州

徽州,油菜花渐渐清减

被新绿渲染的山水,映衬青天下的马头墙

那或新或旧的白

是一个哀愁而隐忍的梦

默默承受,洇入时间

桃枝伸出小家碧玉的嫩手

而我爱山杜鹃劲拔的身姿在群峰之上

拨动风之弦。一朵云飘过来

流泉飞瀑不绝喧腾

这絮叨,这倾诉,这轰鸣

像想念,像一种病,要倾诉,要轰鸣

攀越高岩,下到溪谷,阳光在崖壁间

画出道道虹彩。徽州柔顺啊

像马齿苋和蒲公英,像一支青藤

像阿拉伯婆婆纳。

当夕光将群山调暗,林木更加沉静

离去的人步履迟迟不肯说再见——

再见,徽州;再见,比永世更久远的

时间。

2017年4月8日

大别山石窟

在昨日,你穿越风雨中的四月徽州

去看一亿年的山石

和更年长的那段光阴:

它的碎影。

壁上青苔,滴着时光翠色

石缝间的碎花细草,绝世佳人般

幽独,艳丽得令人伤心

楠木林安静的影子印上石阶

仿若一个万年旧梦,沉睡不醒

而泉水是新的,湍急,喧腾,奔泻

而下。猫耳朵草,兰草

众多蕨类植物,簪满山岩。

雨气漂浮中,云烟在山腰升起白色雾障

四月的大别山,寺庙神佛远非主角

石窟中,香烟香客其实式微

作者  | 2017-4-8 22:51:32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南隆达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